第190章 终章-追随

作者:娇俏 | 发布时间:2019-04-24 10:06 |字数:3141

    使劲的推开冷爵傲的钳制,洛锦瑟冷冷的看了冷爵傲一眼,冷漠道:“没错,她走了,跪着求我不要把真相告诉你,冷爵傲,你知道她为你付出了多少了吗?”充满恨意的目光看着冷爵傲,此刻的洛锦瑟恨不得杀了冷爵傲,更多是为宁馨叫委屈。

    一下子冷爵傲什么都明白了,可是事实太过于惊悚,让冷爵傲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无法起身。

    洛锦瑟本想负气的转身离开,却还是在走之前又再次抛下了一个重型炸弹,“还有,爱爱是你的女儿。”

    爱爱是你的女儿,爱爱是你的女儿,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洛锦瑟的话,冷爵傲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爱爱的场景。唯爱,我心中唯一的爱,他应该早就想到的。应该早就想到的,为什么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他到今天才明白。

    猩红着眼眶,冷爵傲一把抓住洛锦瑟的手祈求的问道:“告诉我她在哪里?告诉我她在哪里?”他要找到宁馨,告诉他爱她,他一定要找到她。

    “如你所愿,她走了,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这下你该满意了吧。”狠狠的甩开冷爵傲的手,洛锦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啊——”冷爵傲发出愤怒的低鸣。耳边还是洛锦瑟叫嚣的声音,可是冷爵傲却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满意?他怎么会满意?他失去了最珍贵的宝贝啊!

    两个月之后,别墅的卧室里。屋子里一片漆黑,冷爵傲躺在地板上,身边到处都是喝空的酒瓶。冷爵傲身着一身褶皱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满脸的胡茬,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臭味,不知道是有多久没有洗澡了。

    冷浩瀚推开卧室的门,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瞬间就照耀在冷爵傲的脸上。似乎在黑暗中太久了,冷绝傲有些不适应这些阳光,伸出手下意识的阻挡着,却依然躺在地上上没有起来。

    看到如此颓废的冷爵傲,冷浩瀚是又心痛又气愤。

    冷爵傲这副模样仿佛就是回到了五年前,五年前冷爵傲知道宁馨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也是如此的颓废,就像是没有知觉的木偶一般,把自己泡在酒堆里,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忘记所有的痛苦。

    实在看不过去冷爵傲如此意志消沉,冷浩瀚上前,一把抓起冷爵傲,怒吼着:“大哥,你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冷爵傲像是没有听到冷浩瀚的话一般,抓起旁边的酒就大口的喝着,嘴里不断的呢喃着宁馨的名字。他找不到她,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找不到她。心好痛好痛,无法忘记自己带给宁馨的伤害,冷爵傲原谅不了自己。

    只能选择用酒精麻醉自己,只有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才能让他暂时忘记了伤痛,忘记了痛苦。

    看着冷爵傲还在继续喝酒,冷浩瀚火大的一把夺过冷爵傲的酒瓶扔到地上,酒水顺着瓶口不断的涌落出来,洒满了地板。“如果爱她,你就去追啊?为什么这么折磨自己,你以为这样宁馨就能原谅你了吗?”

    揪住冷爵傲的衣领,冷浩瀚气愤的真想狠狠的打冷爵傲几拳好把他打醒。要紧牙关,最终冷浩瀚还是松开了手。

    站起身,冷浩瀚在离开的时候狠狠的说道:“大哥,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你也是一个懦夫。如果真的无法忍受失去她的痛苦,就去找她,无论是一年,十年还是二十年也好,只要还爱,还怕什么?”

    冷浩瀚离开,卧室里瞬间又只剩下冷爵傲一个人。怀里捧着宁馨和他的婚纱照,冷爵傲痛苦的呢喃。不是不想要去找寻,而是在害怕。到底在害怕什么,是害怕宁馨不能原谅自己,还是害怕宁馨不再爱自己了。

    这两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冷爵傲报复了所有当初欺负的宁馨的人。妮娜死了,妮氏家族不再存在。冷爵傲打压宁家,逼迫宁浩然宣布破产,董金珠和董晴也被逼走投无路在酒吧做了陪笑女,做着最下贱的事情。

    为了宁馨,冷爵傲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放过,冷爵傲夺走冷氏,逼迫冷天航在疗养院静养。说是静养其实跟囚禁无疑。冷天航根本就是被困在那里。

    A市可以说是彻底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动,可是他的宁馨又在哪里。

    抚摸着照片上笑的灿烂的宁馨,一滴泪水滴落在照片之上,“宁馨,我好想你。”真的是好想好想你,想念你的笑容,想念你的倔强,想念你身上那淡淡的幽香……

    “啊——”冷爵傲悲痛的低鸣,手里的相片也顺着身体滑落到了地上,摔碎了。

    突然冷爵傲的眸光一暗,好似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宁馨把当初收冷天航的那张支票放到了相框里,还有一封信。

    冷爵傲捡起地上的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痴傻的笑着,原来,原来她从来都没有拿走过这张支票,她早已经把这张支票还给了自己。只有他这个傻子才会以为宁馨背叛了自己。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冷爵傲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里面赫然就出现了宁馨娟秀的字体。

    冷爵傲: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可能已经离开了吧。

    我知道那天对你说的话让你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跟你在一起的这一年我对说了很多的谎话,但是我想我说的最大的谎言就是对你说,我不爱你。

    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真的很开心,你让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虽然你很霸道,但是我却喜欢你的霸道。

    孩子,我并没有打掉。当初你父亲用你的前途来威胁我离开,并且让我打掉孩子,为了你我答应了。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守护我,可是这次我却想要守护你。为了让你父亲相信我,我只能欺骗你。对不起又一次欺骗了你,说好了不对你说谎的。你会原谅我的对吗?

    这张支票我放在我们的结婚照片里,我想,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就不会舍得扔掉这些照片,也会看到我给你写的信。

    我不想让我们之间就这样结束,所以我写了这封信,给我们彼此之间一个机会。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就来找我吧。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因为我……爱……你。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爱你的宁馨

    缓缓的合上信封,背靠着墙,冷爵傲的眼角虽然流泪,嘴角却带着笑意。这一次谁也无法阻止他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宁馨,等我。

    晴朗的天空,蔚蓝的海水,金色的沙滩边,一个一身休闲装帅气的男人站在那里。眼神看着辽阔的海洋,偶尔有几只海鸥在上面鸣叫着。路过的沙滩美女没有一个不看着男人的,偶尔有几个大胆的,还暗送秋波,可是男人始终无动于衷,目视前方,不知道在看什么,或者是在等什么人。

    正在这时沙滩的另一边,一个穿着一件纯白色连衣裙,披着一头乌黑亮丽黑发的东方俏丽女孩顺着杀沙滩的脚印缓缓的走向男人的身边。距离男人一百米距离的时候,女孩突然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正在专心看海的男人,侧过头,看到女孩,蓦地睁大自己的眼眸,里面似乎有些惊喜,有兴奋,更多的是欣慰,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抬起脚下的步伐,男人毫不犹豫的走向女孩,距离女孩一米距离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伸出一只手,一脸的欢喜,嘴角的笑容不变,缓缓的开口:“嗨,美女,我叫冷爵傲,我看上你了,我们交往吧?”

    一切就好像她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一般,冷爵傲还是那样的霸道,而不一样的是霸道之中还透露着宠溺。

    女孩笑着,一直在笑,仿佛是在嘲笑男人老套的搭讪方式。银铃般的笑声是那样的悦耳动听,让人听了就感觉到身心舒畅。

    男人的手迟迟没有放下,似乎女孩不把手放到他那里,他就能举一辈子一般。

    终于女孩笑够了,直起身,看着男人的眼中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女孩还想要多为难男人一下,可是最终女孩是笑着把手放到了男人的手中,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吧,我们交往吧。”

    不同于第一次女孩对男人的咬牙切齿和被逼无奈,这次女孩是甘愿把手交到男人的手中。

    沙滩边,一对男女相互依偎在一起,静静的吹着海风,看着夕阳的落日余晖。

    “冷爵傲,你刚才搭讪的方式也太老土了。”

    “是吗?我以为你会喜欢?”

    “谁会喜欢那种霸道方式的搭讪,你应该温柔点好吗?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强抢民女的恶霸。……啊,我们的第一次你好像就是一个只会耍流氓的恶霸。”

    “呵呵,我要是不够恶霸,不够流氓,你宁小姐还会是冷夫人吗?”

    “谁是冷夫人啊?我告诉你我还没有原谅你哦,所以我不会答应你的求婚的。”

    “哦?是吗?那我现在就在冷夫人的肚子里制造一个小崽子,有了球,我看你还往哪跑。”

    “啊——,冷爵傲,你混蛋,还有人呢,不准你耍流氓。”

    人们的脚步渐行渐远,可还是依然能听到沙滩上的那对男女幸福的笑声,欢乐的话语。

    (完结)